|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中国白队 编辑国家足球白队成立于1956年
发布时间:2019-04-09        浏览次数: 次        

  财神爷高手心水论坛,http://www.justinntv.com中国白队编辑国家足球白队成立于1956年,目的在于与同时成立的国家足球红队携手备战当年在墨尔本举行的第16届奥运会。红队与白队都是以当年匈牙利留学归国球员为主要班底,在随后由红队、白队、上海、八一等队参加的奥运选拔赛上,白队以1比2不敌红队,失去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1957年4月,14名中国白队队员在领队王伯青和教练邵先凯的率领下落户天津,这同时标志着天津足球队正式创建,而民园体育场也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尽管当时全国联赛实施的是赛会制,但只要比赛在天津,民园体育场就是毫无争议的天津队主场。这支以国家队队员为主要班底的天津足球队以全面的技术、泼辣的攻势打法,以及硬朗的作风闻名全国,在全运会、全国甲级联赛和全国足球锦标赛上共获五次冠军、五次亚军、五次第三名。中文名中国白队别称国家足球白队成立时间1956年知名球员任文根等目录1赛队历史2知名成员3相关新闻赛队历史编辑落户津门深扎根1957年3月,国家体委两位副主任荣高棠,黄中召集中国足球队白队全体队员,宣布了将白队下放天津的决定。从此,他们在渤海之滨度过了难忘的四个春秋。国家白队为何落户天津?那时,天津的足球运动发展的十分活跃,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领导重视,观众踊跃,但缺少一支实力雄厚的球队,难以挑起国内外重大比赛的任务。1955年苏联“泽尼特”足球队来华,安排在津比赛,迎战的却是吉林队和“红旗”队,有时也请“火车头”队代表东道主参赛;全国性的比赛也经常在津举行,可很少有天津队参加。天津人民多么希望有一支自己的劲旅,白队全体队员都很理解领导的意图和天津人民的殷切期望,在领队王伯青,教练邵先凯的率领下,于1957年4月2日离京赴津。要与多年一起声国的战友们分别,真是依依不舍,年维泗、张俊秀、张宏根、谢鸿钧等老大哥一直送我们出了先农坛体育馆大门,含着眼泪分了手。火车一到天津,我们即刻置身于温暖的气氛之中。市体委领导和各方面热烈欢迎他们,李耕涛市长亲切接见我们……从次,白队的全体队员穿上了印有“天津”二字的球衣。[1]首次亮相奏凯歌国家白队的十四名队员,多数是在1953年首届全国青年锦标赛中选拔出的优秀选手。组队时的教练是李凤楼和邵先凯、薛吉竹、鄂伯尔。以后受过苏联、匈牙利专家的系统训练,技术全面,战术配合熟练,作战意识强。队员虽来自全国各地,讲话南腔北调,吃饭口味各异,但在共同的理想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小伙子们以队为家,团结一致,责任心强,保证了天津队在几年内国际、国内重大赛事中取得较为优异的成绩,这是后话。刚到津不久就赶上了全国甲级队联赛,第一阶段又在天津举行,使他们得以很快的亮相了。收场迎战武汉队,该对拥有原国家白队袁吉发、秦维豹、张英忠等好手,实力不弱。那天,新话路体育场人声鼎沸,热情的天津观众拥进体育场,怀着好奇的心理坐在那里:天津怎么出甲级队了?,到底由那些人组成?也有部分球迷已得知这就是原国家白队,都争先来一赌他们的风貌。比赛一开始,天津队就占有明显的优势,防守稳健,进攻得法,踢的有板有眼。由苏永舜、崔泰焕、金昌吉组成的“铁三角”,牢牢的控制了中场的主动权;前锋陈山虎、袁道伦频频交叉渗透,鱼越、倒钩连续攻门;张水浩的接应传球,孙元云的头顶都有杰出的表演;由严德俊、邓雪昌、王金丰和李元魁组成的防线,当时在国内属一流,在加上稳健、机智的曾血鳞把守大门,令对手难以攻破,最后以2:0取得胜利。随后,天津队又以2比0胜上海,6比1胜“红旗”队,2比1胜南京部队队。几场比赛轰动了津门,观众情绪顿时高起来。不少人赛后握着队员的手,激动的连声说:“我们天津有自己的甲级队了!”从此,这支落户天津的队伍,与广大球迷的心紧紧连在一起。[1]老帅观阵受鼓舞中国白队落户天津仅半年,很快的赢得了观众的信赖。1957年夏天,匈牙利国家二队访华,天津队迎战客队的情景令人难忘。五十年代的匈牙利是世界强国,来访的国家二队实力很强。天津队的这批队员曾受过匈牙利专家的训练,踢法上与之有相同之处。尽管水平逊于对手,可也占有天时、地利之便,在万名观众呐喊助威下,表现出很高的水平。90分钟角逐,双方踢得都有章有法,精彩镜头一演再演,真箱是两芝兄弟球队为观众作战术表演。这场比赛,天津队虽以0比1失利,而从临场来看,互有攻访,天津队失去好几次得分良机,其中孙元云一次射空门,由于匆忙而射偏。更令人激动的是,国务院副总理贺龙、陈毅二位老师乘轿车特来天津观看,给队员们很大鼓舞,更为体育场增添了热烈气氛。比赛一结束,二位老师由李耕涛市长陪同,兴致勃勃步如球场,同双方运动员一一握手。这时,许多观众都想靠近一点目睹老师们的风采,争相拥入球场,一时秩序不好维持,全体队员立即组成了人墙,将二位老师请到运动员休息室。那天气温很高,屋子很小,袁道伦找来两把扇子给老师驱暑。陈毅元帅却说:“你们比赛辛苦了,你们热,扇子你们用吧!”几句话感人肺腑,多年一直在队员们的脑海里。[1]遴选新秀实力增赛事繁多,连续征战,队里伤号增多,14人的队伍兵力不足,于是决定从天津青年队抽调了李恒益、李学浚、胡凤山、陈少铭四名新秀充实队伍。他们在李朝贵、夏忠麒教练的培养下,已有相当的水平,进入天津队后,在短短时间内很快适应了队里的训练和打法。后卫李恒益身高1米83,头球出众,脚法细腻,他和邓雪昌组成的双中卫,被球迷誉为“防空兵”,还经常利用角球机会头球破门。边锋胡凤山左脚脚法好,传中球落点准确,常为队友创造得分机会。前锋李学浚机智灵活,启动速度快,善于巧射建功,陈少铭打前卫,勇猛顽强,扎实勤恳……这批生力军的出现,使天津队实力更强,更有朝气了。[1]勇战苏队长志气1959年4月,天津队又接受国际比赛任务,对手是苏联甲级联赛第三名“泽尼特”队。这个队拥有数名国家队和国家青年队选手,到天津前已在全国赛过数场,获得全胜。不能让他们“扫平”中国!当时的国家体委球类司副司长李凤楼,亲临天津参加赛前准备会。领导和广大球迷对天津队寄予很大希望,队员们更深觉身体重任。是役,双方短兵相接,瞬间便展开了激烈争夺。天津队打的十分顽强,邓雪昌、李恒益镇守中路,多次阻击了对方利用身高的长传冲吊战术;边后卫严德俊、王金丰逼的紧、铲的凶;苏用舜和崔泰焕配合落后的内锋张水浩,在中场积极赌抢,组织一次次的攻势;几位前锋大范围交叉渗透,不断威胁对方大门。30分钟左右,袁道伦右侧抛界外球,孙元云头球摆渡,将球送到门前左侧,胡凤山快速插上一脚破网!全场观众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欢呼起来。“泽尼特”队先失一球后,踢的更家凶狠。这时天津队前锋和前卫体力明显下降,中场优势逐渐被对方夺去。天津队全军将士奋力拼抢,客队长时间未能破门。距终场仅10分钟了,“泽尼特”队前卫苏联国家队主力捷尔卡切夫,在40米远处得球,突然起脚“发炮”,球又疾又刁,曾雪鳞反应为及,球已飞入大门。终场哨声响时,双方以1比1战平。比赛一结束,热情的天津球迷久久不愿离去。他们高兴的说,别看咱们没赢这场球,可队员们拼了全场,打出来风格和水平,到底没让他们“扫平”中国,为中国人民争了光。队员们听了这些鼓励的线]痛惜金杯未到手建国以来的第一届全运会于1959年举行,天津队代表河北省参赛。6月先进行分区选拔赛,我队在津连克五个对手,除对上海队比较艰苦以2比1小胜外,其他均为悬殊比粉获胜,顺利的进入复赛。面临严峻的考验,复赛与解放军、吉林同组,三强鼎立,只取两名晋级半决赛,首战吉林就事关全局吉林是老牌甲级队,队员除门将外都是朝鲜族,体力充沛,作风凶猛。核心任务李光洙号称“坦克”,身体高大,速度甚快,能传善射,与“快马”孙中天、池青龙组成一条很有威胁的前锋线。针对这些,我队用“黑三”严德俊死缠李光洙,比赛在北京先农坛体育场进行,开始三十分钟,“黑三”和“坦克”斗了十几个回合,其中一次两人对脚,竟将足球踢破(极为少见)!我队后场十分稳固,前锋趁机多次猛攻,袁道伦、陈山虎左右呼应,连拔三城,最后以三比一取胜。这时天津的球迷正在民园体育场观看另一场比赛,当广播喇叭传出河北队获胜时,全场顿时欢呼,许多人将帽子和随身带的东西抛向空中!接着,我队和解放军队又闯数关.一起进入决赛争夺冠军。解放军队集中全军好手,拥有周兴、哈增光、姜杰祥等多名国脚,战斗力极强。但他们在半决赛中失了几分,总分低于天津队,非取胜才能夺得冠军;而天津队只要战平就能捧杯。本来形式对天津队有利,失策的是当时有“求和”的思想,教练邵先凯出于多种考虑,不使解放军队退居前三名,用善于防守的队员取代苏永舜和袁道伦,组织多层次防线,这种打法显然是保守的。比赛一开始,解放军队倾巢出动,除用王新声、姜杰祥死盯陈山虎、王学俊外,都投入进攻,围攻天津队大门,当时天津队反击无力,下半场20分钟时,对方前锋李松风强行突入天津队禁区,宋恩牧铲球犯规被判点球,周兴一脚破门,天津队痛失冠军,至今回忆起来仍有痛惜之感,但知情人只得感谢天津队脚下留情。[1]后继有人谱新篇1959年和1960年,白队来津后的鼎盛时期。继获得全运会亚军后,又连战外国队,以1比1平匈牙利国家二队和瑞典“尤哥登”队,2比0胜伊拉克,5比1胜阿尔及利亚。在这些比赛中,天津队表现十分出色,锋线上中路的双内锋大范围交叉渗透,双边锋突破下底传中,配合甚为默契,中场队员能攻善守,后防线严密。当时报界评论说:“天津队进攻时如水银泄底无孔不入,防守时上中下三路风雨不透,固若金汤。更可喜的是,此时又冒出张业福、孙霞丰、张亚男、宋恩牧等新秀,朝气蓬勃,发挥很大作用。”由于工作需要,1960年曾雪鳞出任天津队教练,苏永舜、张水浩、孙元云、李元魁、刘荫培等相继离队,前锋线由陈山虎和袁道伦配以孙霞丰、李学俊、张亚男、胡凤山、霍同程,组成新的锋线,保留了传统的打法,速度比过去更快,射门更凶;前卫线由老将崔泰焕带领陈少铭、宋恩牧、崔光礼;后卫线严德俊、邓雪昌、王金丰带领张尚云、林贵荣、魏锦义、杨秉正;守门员是任文根和张业福。在领队刘振山、教练曾学鳞的组织下,全队同心同德,1960年一举夺得全国甲级队联赛和全国锦标赛双料冠军,在天津足球史册上谱写了新篇章。1961年后,袁道伦、任文根、陈山虎相继返回原籍,崔泰焕、邓雪昌、王金丰分别任助理教练或青年队教练。但人们欣喜的看到,一批批新秀在成长。李长俭、崔光礼、陈贵筠的远程炮弹更有威胁;后卫宋恩牧、王杭勤机智勇猛;张业福既有曾学鳞的机智、稳健,又继承了任文根的勇猛、果断,成为我国的优秀门将。这支年轻的队伍不负众望,在1965年一举夺得第二届全运会冠军!当时国家体委负责同志在动员他们去天津时说:“天津是开展足球运动的肥沃土壤,你们将在那里生根、开花。”这一预言终于得以实现。[1]怀念天津老乡亲天津队在国内外取得的成绩,在观众中震动很大。事实上自白队队员穿上印有“天津”二字的球衣,就和天津广大球迷的心连在一起了。和我们朝夕相处的市体委副主任纪裴芳、苏振起经常对他们说:“你们踢好球,工人们生产都带劲,踢不好还会影响他们的情绪啊!”这话总激励着他们奋发向上。记得,崔泰焕在对阿尔巴尼亚队比赛时受伤,几为素不相识的观众带着礼物来慰问。袁道伦与火车头队竞争时骨折,有为姓张的老球迷用祖传正骨法每天不辞辛苦来按摩治疗。对八一队一场比赛,陈山虎和袁道伦攻入三球,散场后观众拥入球场,将两人抛向空中,表达喜悦心情。天津自行车厂杨国栋是位地道的老球迷,凡天津队比赛每场必到,赛后又必送队员回驻地,他呢们都亲切的叫他老杨,直至今天还同他们保持亲密友情。前年底白队老将们回津欢聚,他在家特别设宴招待大家,实在令人感动!当然,在他们打不好球时也被观众批评过,有时还挨过骂,但从未有过脏字。我们都深知,这是慈母对犯了错误的孩子的责任,是真心的爱护,大家也从未有反感。1984年底,天津足协邀请白队“老兵”回津省亲,并安排了几场室内足球表演赛,使他们与阔别20多年的天津父老乡亲欢聚,短短几天,领导的亲切会见,新老球迷的热情,好象又回到了家里,一幕幕往事又涌上心头,他们这些年近花甲的人眼睛都湿润了——天津的父老乡亲没有忘记他们,他们也永远怀念第二故乡天津!!![1]知名成员编辑曾雪鳞(八一)、任文根(广东)、王金丰(天津)、李元魁(北京)、苏永舜(广东)、崔泰焕(延边)、陈山虎(上海)、袁道伦(上海)、张水浩(上海)、金昌吉(延边)、孙元云(大连)、刘荫培(北京)。组队时的教练是李凤楼和邵先凯、薛吉竹、鄂伯尔。天津青年队抽调:李恒益、李学浚、胡凤山、陈少铭。相关新闻编辑“中国白队”津门相聚--天津足球诗一般的篇章[2]在《欢乐颂》雄浑的旋律中,人们会感到自己是世界的主人,会感到四海之内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友情。将近半个世纪之前,由来自五湖四海的足球队员组成的中国白队(国家二队)的14名队员下放到天津,为天津足球书写了激情如诗的故事。他们是曾雪麟(八一)、任文根(广东)、王金丰(天津)、李元魁(北京)、苏永舜(广东)、崔泰焕(延边)、陈山虎(上海)、袁道伦(上海)、张水浩(上海)、金昌吉(延边)、孙元云(大连)、刘荫培(北京)、严德俊(重庆)、邓雪昌(广东),这些人的名字是不会被忘却的。那是1957年3月,由他们组成的天津队成为全国甲级球队。 如今,这14名中国白队队员,金昌吉早已回归自己的祖国朝鲜,袁道伦因病去世离开了大家,苏永舜成为加拿大籍华人,曾雪麟远居深圳,严德俊、邓雪昌、崔泰焕落户津门……健在的中国白队队员们已经都是年过古稀的老人,老大哥曾雪麟今年已经76岁。然而,这些在天津度过青春年华的中国白队队员们,永远对津门热土怀着深切的感情,只要有中国白队队员在津门重聚的机会,他们虽然天各一方,却一定应约而至。当他们在津门相聚的时候,我看着他们头上的白发,看着他们脸上深深的皱纹,看着他们举步的老态,心里想到,将近50年的时间,体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会是如何的变化?在这些欢声笑语的中国白队队员身上,人们依然可以看得到,感觉得到他们人生精华的浓缩和青春光彩的再现。每次在这样的聚会时,袁道伦就会成为一个热闹场面的主角,年轻时风流倜傥,绿茵场上八面威风的袁道伦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他仍然记得在天津队时,周日休息带着自己的漂亮太太去干部俱乐部舞厅跳舞的情景,袁道伦说:“干部俱乐部的舞厅棒极了,弹簧地板,乐队也非常好,我现在还记得那个萨克斯乐手吹的《啤酒桶波尔卡》,吹得令我至今难忘。”严德俊这名中国白队的主将,后来担任天津队主帅十年,他说他生于山城重庆,成名于天津,天津市这块足球沃土是他的第二故乡。严德俊说:“我有生以来经历过两次大手术,第一次是在天津队当队员时做的胃切除三分之二的手术,第二次是前几年在天和医院做的肠梗阻切除手术。两次大手术之前都很危险,都有性命之忧,但是都闯过来了。老曾(曾雪麟)对我说,你在天津安家娶妻生女,天津一方水土保你平安。我相信老曾的线月来天津,当年就披上天津队战袍参加全国甲级联赛,对这支并不是由家乡子弟组成的队伍,天津球迷虽然起初有陌生之感,但是随着一场场胜利,天津球迷在欣喜之中,开始与这些来自山南海北的天津队队员熟识、贴近。严德俊说:“由我们白队队员组成的天津队,第一场比赛是在新华路体育场同武汉队交手,那时的武汉队是国内强队,有袁吉发、秦维豹、张英忠三名国家队员,看台上的观众不少,天津队2:0取胜之后,天津的球迷才知道我们这些白队队员是不会辱没天津队名声的。让天津球迷引以为豪的是,我们在1959年4月与原苏联甲级联赛第三名泽尼特队的比赛。和天津队比赛之前,泽尼特队访华的几场比赛全部获胜,而就是我们这些白队队员组成的天津队与他们1:1战成了平手。从此,我们这些白队队员才被天津球迷接受,把我们看做天津人。”一年,一年,一年,将近50年,弹指一挥间过去了。现在,当看到这些年过古稀的中国白队队员们,你还能想到他们当年的风采,当年的潇洒和热火般的作为吗?津门球迷大多还记得中国白队的陈山虎,这个来自上海的前锋,以灵巧、快速、善射赢得广泛赞扬。他在锋线与袁道伦的配合,经常在一切一传、一突一射之中成功破门,给球迷留下深刻印象。最近一次中国白队队员在天津的聚会中,陈山虎对严德俊说:“我对天津有很深的感情,成都道的绿荫,大理道的幽静都是当年我喜欢的地方,我时常去练球的昆明路训练场,现在已经盖起奥林匹克大厦,这些地方我至今留恋,我还时常想起民园体育场的观众们给我们助威的呼喊,好难忘啊!天津真好,天津球迷真好!”国家白队下放天津50年欢庆右图为国家白队下放天津50年欢庆照片。